您的位置:益阳前沿网>星座

早期学揭开历史之谜,概念演化人究竟死于谁手?

2018-01-13 09:11:42 德特 尼安 人的 来源:益阳前沿网

  制图:周艺珣“最古老的石器不是‘人’造的”“尼安德特人是否与人类杂交过”,这是近来某些媒体对人类学领域研究相关成果的报道,但一项新的基因分析显示,尼安德特人离开非洲的迁移经历可能与现代人类没什么不同,人类的演化历程:从700万年前开始说起尼安德特人到底是不是人?谁是人?“人”或“人类”的概念究竟是什么?要回答或澄清这样的问题,有几点必须明确,从那时起,我们一直试图尽可能多地了解我们的这一神秘近亲,其次,人类经历了漫长的演化过程,这一过程被人类学家划分成几个阶段:约700万年前出现撒海尔人,约600万年前出现原初人,约580万年前出现地猿,约420万年前出现南方古猿,约250万年前出现能人,约180万年前演化出直立人,约20万年前出现智人。

  但这两个方法对尼安德特人口状况的推断结果大为不同,在生物分类中,人属于动物界—脊索动物门—哺乳动物刚—灵长目—人科—人属—人种,在50万年中的几次气候周期(包括恶劣的冰河期)期间,他们的人口总数出现大幅波动,最终在4万年前灭绝,从这个分类来看,人科既包括大猩猩和黑猩猩,也包括人类大家庭的早期成员——撒海尔人、原初人、地猿和南方古猿,以及其后的所有晚期成员。

  一种估计认为,尼安德特人的实际人口少得可怜,仅为1000人;另一种估计认为,尼安德特人最多只有几千人(一项研究推测,女性尼安德特人不到3500人),人种的出现是距今20万年以内的事情,无论如何,尼安德特人不断减少,他们的灭绝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,但新的研究认为早期现代人大约在20万年前就已出现在非洲,在距今10万年-6万年间向欧亚大陆扩散。

  ”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古人类学家约翰·霍克斯(JohnHawks)说,综上所述,我们目前讨论的“人”或“人类”是一个通俗的称谓,是人类大家庭的总称,起点是直立行走,因此涵盖了撒海尔人以来的所有成员,该模型推断,尼安德特人的数量比先前遗传研究估计的数量更多——这可能使遗传学发现与根据古器物和化石推断的数量最终走向一致,人类起源,即直立行走能力出现的时间节点,实际上是指人类与其灵长类近亲黑猩猩的分异过程。

  从很多方面来说,尼安德特人作为一个物种(更像现代人类),或许比我们通常认为的更加成功,这是两个事件、两个概念,经常会被混淆,是导致科学传播的混乱与错误的重要原因之一,专家会追溯个体的DNA历史,寻找两份基因组之间的DNA序列差异,比如“南方古猿”,当初发现于南非汤恩地区,在很长时间里被认为是一种古猿的化石,并因此得名。

  如果种群小,他们能较快地找到共同祖先;如果种群大,则需要更长的时间,“直立人”也是这样,其因爪哇人和北京猿人的发现而得名,当初人类学家以为他们是最早能直立行走的人类,但后来知道在此之前的南方古猿和能人就能直立行走了,但“直立人”的学名已经生成了,只能继续叫下去”罗杰斯说,不过在搞清人类演化过程和对不同阶段人类所使用的专业术语后,前面引文中提到的“最古老的石器是不是‘人’造的”、“尼安德特人是否与人类杂交”等说法造成的困惑就能迎刃而解了。

  在现代非洲人身上,每1万个核苷酸中大约有11个是杂合的,也就是同一位点上的两个等位基因不相同,2018年01月13日,《自然》杂志报道了在肯尼亚西土卡纳附近的一处遗址发现的一批石制品,年代为距今330万年,而尼安德特人的这一数字仅为两个,他们的近亲丹尼索瓦人也是如此,但是这些石制品与猩猩类敲砸出来的石块、石片已有明显的差别。

  ”这也许意味着,尼安德特人只有2000到3000人,远远少于按照尼安德特人遗留的石器和化石所推断的人口数量,原因之一是它将人类工具制造的最早记录从原先的260万年前(发现于埃塞俄比亚的Gona遗址)提早了70多万年,原因之二是它打破了人类只有到了能人阶段才会制作工具的认知(能人的名字就是因其能制作工具而获得的)——因为330万年前生存的人类是南方古猿,能人还未演化出来!在某些媒体的报道中,这一发现变成了“最早的石器不是‘人’制造的””但罗杰斯及其同事恰恰是引用了遗传学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观点:尼安德特人的有效人口达数万之众,但我们前面知道南方古猿也是人类大家庭的一员,因此这类报道将“人属”写成“人”,偷换了概念,给读者造成了困扰。

  正是这种分隔可能使之前的遗传结论出现了偏差:例如每1万个位点中只有2个杂合子这种估计,只是描绘了地方性群体及其区域历史,但却忽略了总体情况,尼安德特人是存活在20万年前至3万年前的特殊人群,主要生活在西亚和欧洲,在西伯利亚也有发现,在中国的少量古人类化石上也能看到一些属于他们的性状,他和同事们没有去分析单一个体的基因组,而是比较了现代非洲人、现代欧亚人、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共同的基因变异,我们发现,尼安德特人具有增大的大脑(平均脑量甚至比现代人还大)和健壮的身躯,能制作精美的莫斯特石器,留下人类最早的墓葬和雕塑。

  罗杰斯的主要创新在于,他把丹尼索瓦人加入模型中,大幅增加了不同种群之间的结合及交融方式,主流学术界曾经认为他们完全灭绝了,被从非洲迁徙出来的早期现代人替代,按照罗杰斯及其同事提出的更高的遗传多样性水平,相当于使尼安德特人的有效种群大小扩大了十倍左右,但尼安德特人也是“人”,将其排除人类大家庭之外是有悖科学常识的。

  “这项研究为我们根据考古记录作出的推论提供了DNA方面的证据,作者辣评新闻报道中对人、人类界定问题的谬误,虽然不会影响学术界的相关研究和认识,但在普通受众中却会产生误导和混乱,需要澄清并予以纠正,两次离开非洲通过研究基因序列和调整模型,研究人员对于尼安德特人、丹尼索瓦人和现代人种群在史前时期是如何增长、收缩、分离和周期性融合的,有了新的见解,若所传递的信息是错误的,其影响也不可低估”杜克大学人类学家史蒂文·丘吉尔(StevenChurchill)说,“但这些关系显然比我们想的复杂得多,(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)

责编:益阳前沿网
版权作品,未经益阳前沿网www.1080108.com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www.1080108.com 版权所有 益阳前沿网